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日照好的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07:23:1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日照好的白癜风医院,嘉义白癜风医院,滨州根治白癜风的中医,华县白癜风医院,定结白癜风医院,火罐治疗白癜风四法,黑龙江治白癜风的偏方

那一年我二十二岁,一个迷茫的年纪,可是比这更迷茫的是我刚毕业就失业,我爸病倒下了,我的女朋友跟人跑了。

毕业后,我和女友多次寻工作无果,便一起到了一家宠物店打工,一个月前,发现她给宠物洗澡洗到了客户的床上,苦苦挽回不了后,我流着泪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的残忍。

在宠物店,我每天都过得很苦逼,工资低老板凶同事踩。直到有一天,我遇到了那个对我恨之入骨后来却把我拉进女子监狱工作的女人。

她之所以恨我入骨,是因为我趁她喝醉动了她。

故事开始的那天,我照例是上着班,打扫完一片狼藉的宠物店,走出店门口,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,疲惫的靠着墙点了一支烟。活着没有盼头,想死更没有理由。曾经的理想都见鬼去了,每一天过得像行尸走肉。

店门口的台阶上,一字排开坐了一行人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。有个小萝莉,全身汗津津的。青春,真可爱青春。

我叼着烟看着那个小萝莉,她一边打电话,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我,然后看向路边。我又抽了两口烟,一部宝马停在路边,小萝莉走过去,青春,真可爱青春。

小萝莉开了宝马车的门上车,开车的是一个戴墨镜的秃顶大叔,大叔抱住了小萝莉,黑黝黝的手伸向了小萝莉。

我在心里骂,禽兽。

苦逼啊,我悟了,这个纸醉金迷的花花都市,并不是一个农村孩子的天堂。

“张帆,干嘛呢?是不是又偷懒?”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惊醒。

一扭头,店长何花,老板是她干爹,我们叫她花姐,正怒目冷对着我。

男娃娃认干爹,干爹干的是男娃他娘;女娃娃认干爹,干爹干的是女娃。干爹没有白当的,要么干他娘,要么干她女儿。自古干爹都很忙,干爹其实是色狼。

我把烟头丢掉,奴颜媚骨的问:“花姐有什么吩咐。”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“我在店里忙得要死,你倒是闲的很,躲在这里偷懒抽烟,没点上进心,难怪你女朋友跟有钱人跑了。”

看着她上下开合的两片薄薄殷红嘴唇,我已经在心里把它骂了一百遍。

女友的出轨对我打击无疑是巨大的,偏偏每天来上班还要受到店长的好心提醒:这点事都干不好,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!给狗洗澡都不会洗,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!拖地都拖不干净,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。

我女朋友跟人跑了,跟拖地干不干净有毛线关系。

“有个客户打电话来,要我们上门给它宠物洗澡!手脚利索点!”她把服务单塞给我。

在这家绝望的宠物店,做着绝望的工作,领着着绝望的工资,老板心眼太多,手下心眼太少;加薪是个童话,加班才是现阶段的基本国情。

行,干脆就辞职吧。咬咬牙想半天。唉,还是算了,等找到新工作再说。

拿着服务单,我到了那个很豪华的小区,经过了保安的两层盘问,找到了客户的门前。

门开了,我一愣,一个漂亮的美女,一套名贵丝制睡衣,头发性感的披散着,身材高挑。一股酒味和着她身上的体香味扑面而来。

我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,手拿着洗宠物的盆等洗具用品,站在她面前,莫名涌起一阵自卑,自卑到尘埃里去,开出一朵烂菊花来。我低声跟她说我是宠物店的员工。

“打了三天的电话,到现在才来,你们宠物店什么服务态度?”她盯着我抱怨道,那双眼睛,妩媚却又凌厉逼人。

我低声道歉:“不好意思,小姐,我们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,店里也缺人手。”

“你把鞋子换了,那只猫在厨房,你自己进去找。”她鄙夷的看着我的脏鞋子,用命令的语气。

换上了拖鞋,我进了她家,她家装修华丽,高端大气,巨幕墙壁电视,大沙发上有一套洁白的婚纱,茶桌上一些吃的,还有一瓶喝了一大半的洋酒。

我进厨房,厨具上有好几个麦当劳的外卖纸袋,在那个豪华的大厨房角落,一只白色博美犬正在吃麦当劳鸡翅,这世道,狗都吃得比我好。

我等它吃饱,抱过来,看着狗盘子里吃剩的两个鸡翅,我咽了咽口水,是到了晚饭的时间了。抱着它进了卫生间,开始给小狗洗澡。

那个女的在客厅,打电话和她男朋友吵架:“你把你的狐狸猫给我弄走,不然我把它送给兽医。你要搞清楚,这是我家不是你家。抱歉,我不可能原谅你。你外面漂亮女人多的是,你愿意和谁结都行,别再找我!”

我偷偷往大厅瞥了一眼,她把手机往沙发一扔,拿起酒瓶子喝了几口。

又是个为情所困的。

她突然扭头过来看我,犀利的目光咄咄逼人,吓得我急忙低头继续给小狗吹干。

“那个兽医,那个兽医!”她在叫我。

“什么事?”我心里很不舒服,我和女友都是学心理学的,这个冷门专业很难找工作,一天应聘遇到了我们宠物店老板,说你们学心理学是医学,我们搞兽医的也是医学,差不多都是一样的。我们老板太有才了。

我洗手,走出来问她什么事。

“有烟吗?”

“有。”

“给我一支。”她的声音不对劲。

我走过去,从裤兜里掏出软白沙,把烟递给她,她伸手过来接烟,我心里咯噔一下,烟掉在了地上,她的眼圈红红的有些肿,原本明亮的眼珠子里有血丝,明显是刚哭过。

我赶紧把视线移开不敢看她。

烟掉在地上了,我急忙又拿出一支烟给她,她接了过去:“打火机。”

我给她点上。

她的手上,有一条很长很深的伤疤,新伤,血迹还不是很干,另外一只手,也有一样的一条伤疤。

我跟她说我干完活了,意思就是叫她付钱。

她不说话,一直看着手机发着短信抽烟,我不敢坐下,怕弄脏了沙发。

差不多抽完了一支烟,她把烟头往地板上一扔,说:“什么烟那么难抽!”

我心里一股火气,要是有钱的话,谁愿意抽五块钱的烟,我不高兴的说:“要么你就别抽,抽了就别嫌。”

她瞪着我,我不敢和她对视,把视线移开了。

“猫洗好了?”她问我。

我说洗好了。不知道她为什么叫那只博美犬是猫。

“我。去拿钱给你。”她站起来,一步三晃悠的走向房间,她已经把那瓶洋酒喝完了。

走到卫生间门口,她往里面看了一眼,进了卫生间,然后大声叫我:“兽医!过来!”

我急忙过去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拿我的浴巾给猫洗澡了!”她气势汹汹问我道。

“刚才拿着花洒调水温,不小心洒到浴巾了。”我实话实说。

“这上面还有毛!你还狡辩!”她怒道。

浴巾上面果然有狗毛,我不知道怎么会有狗毛,但这真不是我弄上去的,我解释说:“我没有用你的浴巾给猫洗澡,我们有自带的毛巾,每次用完都带回去洗干净消毒。”

“那浴巾上面为什么会有毛?”她大声打断我的话。

“我说了我们有专用的毛巾!你是不是找茬的!”我也发了火。

“你敢凶我?好,我马上投诉你。”她推开我出了卫生间,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给店里打电话,“你们上门的兽医,什么服务态度?把我的浴巾给猫擦身体,还死不承认,居然敢骂我。”

我听见电话那头我们老板一个劲地道歉说对不起。

完了,我回去又要被骂了。

打完了电话,她进了房间拿出钱包,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零钱厌烦的甩在我身上:“拿去!”

她的眼里,我连条狗都不如。我看着那些钱一张张的飘散,就像我支离破碎廉价的自尊,散了一地。我的火气噌的冒起来,我走上去,一巴掌狠狠扇她脸上,一声清脆的巨响,打得我手都震得发疼。

她愣了一下,才回过神来,爆发了:“你敢打我!我从小到大没人打过我!我打死你!

想不到她直接就和我动手,拿起茶桌上的酒瓶子就砸过来。

我心惊,却没闪过,酒瓶子重重砸在我胸口,女人疯起来真可怕,她冲上来,一巴掌还给我,幸好我眼疾手快,抓住了她的手臂,她想要挣脱。我死死抓住另一只手,两人扭在一起,我顺势一压,把她压到沙发上,整个人睡在了她身上,凹凸有致,温热柔软的身体,一下让我血脉喷张!好久没有碰女人,这让我一下就失去了理智…

由于后续尺度太大,微信限制,本次仅连载到此处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关于白癜风的复发